阿沉

一只蛊雕,是只凶兽
乙骨忧太激推毒唯
纯纯纯爱党
大杂烩,想到什么写什么
拉文克劳毕业
唯一雷点是五伏,其他cp拆逆都行,反正不吃五伏,不吃不吃不吃不吃
很好说话,但不喜欢没礼貌的人
北极圈常驻选手,什么都不会。
老废物

娜塔莉的纳萨力克之旅

这么喜欢进纳萨力克就进个够


预警了哦!我可是预警了哦!不喜欢叉出去不要点进来看哦!


      我今天早上7点才看见这篇文,码这几个字的时候只过去20分钟。但我的心灵已经被深深震撼。


      就这么短短四篇流水线一样的描述,里面对角色的恶意和自己莫名其妙玛丽苏优越感怎么能多到溢出来的啊。


       你不过只是单纯需要一个用来装逼的环境而已,但是自己创造的世界又没人看,所以套了个OVERLORD世界观的皮来搞玛丽苏。


      一些小粉丝也别拿创作自由和文笔不好当幌子。这两个都救不了你打着tag指着角色鼻子骂来衬托自己的事实。大家恶心的是文笔吗,大家恶心的是你对角色们的恶意还有又当又立啊!


      既然喜欢他们为什么要这么恶毒地骂他们,如果骂他们不喜欢他们为什么要写他们还只打他们的tag连个避雷都没有。


      没错,喜不喜欢骂不骂里面的人物是你的自由,那么评论你也是我的自由。我不为你的玻璃心负责。


     话又说回来,既然这么喜欢创作自由,那我也来创一个,谁说我这个不是同人就是在扼杀我创造的权利哈,你没有资格给同人下定义。况且如果把某些人看生气了,也不准骂本公主 !人家只是文笔不好啦,但是人家就是喜欢这篇文所以才创作的嘛! 又是以纳萨力克的众人为重心,骂一下娜塔莉也很正常吧,一切以我的意志转移!还有写这篇文怎么没素质啦?我只是在创作啊,不喜欢可以去看别的东西,骂我的才没素质叭,这是网暴,如果有辱骂言论,我真的会收集证据聘请律师诉诸法庭,身为一个成年人,这点知识和空闲还是有的。


       保命符画完了,开整。






正文





         "安兹大人,此等低劣生物根本不需您费心,交给属下们来处理就好,若是脏污了您的眼睛,属下万死难赎罪过。"雅儿贝德跪在地上深深地低着头道,往常动人的声音此刻分外低沉,如果声音能凝成实体,这里早已是雷暴肆虐。




         但因为是在主人以及挚爱之人的尊前,雅儿贝德知道自己不能因为被毁灭欲望支配而失礼。于是只能把几乎要将这个世界吞噬的怒火硬生生压下,化成僵硬而挺直的腰背,暴怒到微微颤抖的手指。




        连一旁服侍的赛巴斯和值班女仆都是以这种同样的不自然的姿态下跪请愿。怒火同样涌动在他们心中。




         原因是今天早晨,纳萨力克中所有有思考能力的造物,从守护者到死灵大法师,眼前都突然跳出了一页信息面,上面还有文字。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他们至高的主人研发了什么新的传讯魔法,欣喜地想要瞻赏大人的手笔,可是,等看清了页面上的字后,心中的情感逐渐由欣喜转化成了震惊,震惊过后便是如同火山爆发般的愤怒和杀意。




       因为上面不仅狂妄地写了自己加入纳萨力克后的妄想,还写了身为纳萨力克的他们,竟然会做出哀求它不要杀死安兹大人这种毫无底线毫不知耻,被造物们看做是比死还难受的事。更令人想当场毁灭世界的是,上面还尽是对安兹大人不堪的辱骂和诋毁,这是纳萨力克众人做梦都想不到的侮辱词汇。




第六层



         "可……可恶的臭虫,下贱的生物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 !"夏提雅崩溃地不顾淑女形象地尖声抓狂咆哮起来,强大的爆发气流甚至令茶桌被一下子轰飞狠狠砸在了树上,红茶泼了一地,她们原本难得平静着相处在开茶会。




       晶红的眼睛泛起嗜血的光芒,吸血鬼真祖此时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喷吐着血腥又甜腻的邪恶气息,被气得几乎发动了血之狂乱。




       "夏提雅,太难闻了啦,不过你说得很对,安兹大人如此仁慈,却引来了这些恶心的虫子,真该碾死啊。"亚乌菈平日里总是阳光灿烂的可爱小脸此时也完全没有了笑容,黑暗精灵皱着眉,异色瞳里的神色冷地惊人。深深一下一下磨着牙,慢慢地抚摸着身边也是暴躁不安的芬(芬里尔),虽然不知道是谁,但她正思考着要不要干脆把外面的虫子全杀光算了。




       一旁的马雷也早已放下书,握紧了法杖,他没说什么,只是泛白的骨节显示着这个性格温和的守护者同样也是怒火涛天,只要安兹一声令下就可以毫无慈悲地毁灭一切。




       "喂,我们现在去觐见安兹大人吧,如果安兹大人要我去杀光所有人,我也不会手软的哦。"亚乌菈放下抚摸芬的手,一跃跃上魔兽的背,向传送阵跑去。本来她速度也很快,但是现在这个事情令她迫不及待想见安兹大人听从任何指令,不想耽搁一分一秒。



        "等…等等我,我也去,姐姐。"马雷见自己的姐姐骑着芬里尔一下子跑远,顾不上委屈也连忙跟上。



         "叽,你们 ! "夏提雅发出被踩了一般的叫声,高耸的胸脯剧烈起伏,她的大脑在去觐见安兹大人和现在就出去杀光所有生物这两个选择之间做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不甘心地跺跺脚,小皮鞋跟石板碰撞发出极其响亮的声音。心里一边咒骂着,一边也快速跑向传送阵。




牧场



        阴森黑暗,到处布满血迹和铁锈的牢房此刻却没有往日痛苦的哀嚎或呻吟



       因为所有人,不管是牢笼内还是牢笼外,不管身上拥有着怎样骇人的伤口,所有种族,都瑟瑟发抖地跪伏在地上,不敢看牢房最中间立着的那名身着橙色西服的恶魔,甚至不敢呼吸过重,生怕惊扰到他让他注意到自己。



       很明显,恶魔在沉默着暴怒。


     

        令人窒息的压力和邪恶力量已经形成低气压要冲破牢笼爆发出来,却因为良好的修养和最卓绝的头脑让他勉强维持着现在的冷静状态。



        不,算冷静吗?迪米乌哥斯立身想着,应该算吧,他想好了找到这个人后该如何请求安兹大人把此人交给他处理,也想好了该如何招待他———他详细地想了至少二十种方案,每一种都巨细无遗,会让尼罗斯特都惊叹。



        不过首先,他还是要先去听听那位至高无上的大人的谕旨,去学习大人的智慧,如果光被愤怒支配,那么他也不配成为荣耀的纳萨力克里的智者。



         仰头长呼一口气,宝石眸子闪动着微光,压下心头无限恶意,转头对自己手下的恶魔,声音没有感情:"普鲁漆奈拉,相信你也看见了,我要马上回纳萨力克一趟,处理对无上至尊不敬之人。期间你不要懈怠,明白了吗?"



          "遵命迪米乌哥斯大人。"普鲁漆奈拉胖胖的身子笨拙地低头行礼,身为纳萨力克的一员,他同样理解迪米乌哥斯的感受,向往温柔和慈悲,一向致力于让众人获得幸福的他,此时都快悲哀地落泪。

         好悲哀,好悲哀,不知安兹大人仁慈为何物之人,不配得到幸福。



   


冰原



         "噗呼————"


       

         这是科赛特斯看完那些文字之后第六次吐息,极寒的温度使本来就冰封的四周更添了一层霜花。



          "无礼至极——此等不敬的言论,真是无礼至极 ! "冰雪的武士没有太多的词汇来形容,本身他也是不善言辞之人,只是拿着冰斧的肢体忍不住高高举起,再重重劈下,"喀啦啦啦——"永冻的冰就这么被一斧子劈裂,破碎。而旁边也堆了一堆冰碎石,想是已经劈了不少。不过就算如此,也消解不了科赛特斯的怒意。


           

         冰斧再一次要落下之时,耳边突然响起message的信息,科赛特斯猛地放下斧子,看起来笨重的冰虫以极快的速度接通了message。



        果然,是那位至高无上又仁爱的大人的声音。



         "科赛特斯,到第九层来,参加守护者会议。"他崇高的主人如是说。

     


          "遵命,安兹大人 ! "








有后续,嘁,说到底竟然要给这种东西写同人,真是不爽啊。

不写更不爽也就是了。

啧。




      

评论(35)

热度(122)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